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埃及汗哈利利市场游记攻略
埃及汗哈利利市场游记攻略

埃及汗哈利利市场拥有非常悠久的历史,这里是一个完全伊斯兰元素的古老市场,很多古代伊斯兰文化建筑物和市场元素都完美的保留下来,下面给大家分享埃及汗哈利利市场游记。

上周末我终于去了传说中的汗•哈利利市场,这个名声在外的市场,在我的理解中,应该是像西安的回民街,北京的大栅栏,都是专门供游客购买当地旅游纪念品及特产的市场。

汗·哈利利大市场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14世纪,最初是由一名叫哈利利的商人为了商贸活动建造的商铺。从那时起,商贩们就开始在此出售珠宝、金、银、铜和高级香料。

持续至今,汗·哈利利大市场已经成为开罗最大的出售旅游纪念品与当地特产的集市。

当然,攻略上都说这里的小商品大部分来自义乌。不过义乌是没有这些东西卖的,来感受一下阿拉伯风情也是不错的。

汗·哈利利市场位于侯赛因清真寺旁,市场马路对面就是开罗很有名的爱资哈尔清真寺。

我们正是在爱资哈尔清真寺下车的,本来想先去参观爱资哈尔清真寺,但是不巧的是清真寺正在修缮。

侯赛因清真寺,图中左边即为汗·哈利利市场

于是只能去逛市场了,进入汗·哈利利市场不需要安检,只有持枪警察坐在门口闲聊,在这个只要进入商城酒店这种公共场合就需要安检的城市,还真有点不适应。

刚进入市场旁边的小广场,当我们一行人见到侯赛因清真寺的时候还是小激动一把的,一种浓浓的阿拉伯风情扑面而来。犹豫了一会儿,我们还是想进去参观一下。

于是我们脱掉鞋子走进去,没想到门口寄存鞋子的大叔说,女士要从另一个门口进入。好吧,行程放弃。原谅我不能给大家提供清真寺的图片与信息。

天气有些阴沉沉的,加上灰蒙蒙的阿拉伯建筑,让人觉得此行似乎都是这种严肃深沉的基调,不过那你就错了,后来的市场还是很生活很有色彩的。

小广场左边是一排咖啡馆,因为古旧了些,所以这些咖啡馆的颜值并不能和我们平常心中优雅的、小资情调的咖啡馆相提并论,却也别有一番风情。那些门和椅子带着精美的阿拉伯图案的雕饰,加上半圆形的窗户,与墙壁上古埃及特色的纹饰相映成趣,有一种时空交错的美感。

红色的桌布与椅子,就像是女人的口红,整个咖啡馆都生动起来。

有趣的是下图。我国的国力提升,在全世界都是有迹可循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当我们进入狭窄的集市,一路上不停地有商家热情的用中文“你好”来和我们打招呼,让我们应接不暇,感觉在这里非常受欢迎。还有的商家指着一个小纪念品用中文对我们说“只要三块”,非常有意思。

小巷还是很有感觉的,无论是大块的带着沧桑印迹的建筑石块,还是精美繁复的工艺品,都给人一种沧桑的历史感。

狭长的街道旁,都是这样充满阿拉伯风情的饰品,如铜盘子与精美的吊灯。还有金银首饰、水晶制品、香水瓶与香精等。

行走在这样的街道上,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了。

找到一家颜值不错的店,主要出售阿拉伯风格的铜制饰品,如铜质的灯,盘子等,也是很精美的,鲜艳的色彩,漂亮的花纹,精美的流苏,让我们仿佛回到了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中去。

一如国内的旅游市场,西安的回民街一定有兵马俑的小模型,北京的市场一定有长城、天坛的小模型,这里也有很多金字塔的小模型,只不过这里的模型种类更丰富,我看到了很多在埃及博物馆看到的文物模型,比如超小号的阿努比斯,比如博物馆里不知名字的人物雕像,甚至还有仿制放置法老内脏的小罐子,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买回去,总觉得怪怪的。

埃及几千年曲折跌宕的历史,让多种文化并存,于是这里既有阿拉伯风情的建筑与饰物,也有古埃及文明的各种仿制文物。

这里也有着漂亮鲜艳的图案的织物,让人想起《一千零一夜》里的飞毯,如果想体会阿拉伯文化,比清真寺更生动的就是这些嘈杂又不起眼的小巷。

嘈杂的人声,迎面走过来风尘仆仆的阿拉伯男子,这里满足了我对阿拉伯世界的想象,《一千零一夜》里的集市,应该也就是这样的吧。

一路匆匆走过,拐进一条小巷子,小巷子不像外面那么多人,那么凌乱,阳光洒进巷子,使这里颇有一种生活的气息。建筑虽然古旧了些,也没有什么装饰,但是绿色的爬墙虎却带来些许勃勃的生机。

市场里有很多喵星人悠闲的串门子,晒太阳,这只小猫好奇的打量着我这个庞然大物。

各色的围巾也是很漂亮。

但是我们只想买一样东西,那就是纸莎草画。莎草纸是由纸莎草制作的,或被称为纸草纸。

纸莎草是一种水生植物,直立、坚硬、高大,好像芦苇一样生长在浅水中。花朵呈扇形花簇,长在茎的顶部。纸莎草原生于中国、欧洲南部、非洲北部以及小亚细亚地区。

纸莎草是古埃及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古埃及人利用这种草制成的书写载体曾被希腊人、腓尼基人、罗马人、阿拉伯人使用,历3000年不衰。至8世纪,中国造纸术传到中东,才取代了莎草纸。

“莎草纸”并不是现今概念的“纸”,它是对纸莎草这种植物做一定处理而做成的书写介质,类似于竹简的概念,但比竹简的制作过程复杂。

古埃及人很早就学会了用纸莎草做纸。莎草纸经过编织与粘接,可以变得很大,埃及出土的莎草纸中,最长的有50多米。古埃及人将他们的思想、工作、生活、宗教活动等画在泥板、石壁和陶片上,再依样搬到莎草纸上,就成了纸莎草画。

我们在市场上看了几家纸莎草画,最后选定了一家看起来比较大,纸莎草画比较精美的店面,挑选了两张纸莎草画,无奈店家不讲价,但是又觉得不错,只能掏腰包了。真假不知,但是据说真的纸莎草画很贵,权当买着留作纪念吧。

下图是战利品:

据说这个反映的是古埃及人的星空。

古埃及的结婚场景。

店家还友情赠送了两张:

不过还是提醒来哈利利市场的朋友买东西一定要讲价,对半砍都可以的。

买完纸莎草画,我们准备去觅食,但是看着市场的环境,有些不敢在这里吃饭,于是只能去找KFC了。

去找KFC的路上,穿过一条巷子,应该是当地人的集市,环境一如既往的脏乱差,但是一路上也不停的有人用中文“你好”和我们打招呼,当地人真是很热情。

在这条巷子里,我看见了一位非常漂亮的,穿着黑袍抱着孩子的阿拉伯妇女走了过来。她虽然戴着黑色头巾,但是没有戴面纱,所以我有幸看到了她精致的脸庞,白皙的皮肤,漂亮的大眼睛,直挺的鼻子,小小的嘴,既有西方人精致的五官,也有东方人清秀的神韵,真的是上帝精心雕刻的作品。《一千零一夜》中的美女也不过如此吧,黑纱下的面庞依然楚楚动人,给这条凌乱的小巷子增色不少,加上了惊艳的一笔。

建筑确实漂亮,环境却并不那么如人意。

漂亮的雕刻和奇异的造型,让人忍不住停留下来细细打量,确实很好看。

记得看过一篇写埃及的游记,里面说除非你是一个心很大的人,否则你很难喜欢上开罗这个城市。事实也的确如此,我们终于从巷子中走出来,但是街边嘈杂的车声,无序的交通与行人,让人难以感觉到放松与自在。而且埃及如今社会局势并不是很稳定,所以虽然开罗老城区阿拉伯风情浓郁,但是却也告诉了我们一个文明古国的落没。

前方即为爱资哈尔清真寺

穿过这些巷子时,正巧下午三点左右,是穆斯林祷告的时间,城中此起彼伏的响起了召唤祷告的宣礼声,对于我们这些没有宗教信仰,或者一些第一次到开罗的人来说,听起来总有些不习惯。但是对于当地人来说却是他们人生中的精神家园,一种寄托。

此次行程匆匆,还有很多店面与街道未仔细的看,下次如有机会一定为各位补上。

在开罗,一定要去逛汗.哈利利市场,就跟老外到咱中国,在北京要去逛前门大栅栏、上海要逛城隍庙一样。

一座1700万人口之众的特大城市开罗,古埃及文明的踪迹只存在于埃及博物馆中;由于长期殖民化的影响,在开罗的主要街道上欧式建筑与阿拉伯建筑分庭抗礼;而在老城区核心的汗.哈利利市场仍是一个保存完好的地地道道的阿拉伯世界。

我算得上是一个“旅游狂”,但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购物盲”。我去汗.哈利利完全是为了见识一下原汁原味的阿拉伯风情,增加一点人生的阅历和知识的积累。

汗.哈利利市场位于开罗老城区,古老的艾资哈尔清真寺对面,是一个伊斯兰风格的古市场,由分布在几十条小街巷里的几千家个体小店组成。

市场历史可追溯到公元14世纪,“汗”一词出自波斯语,意为“饭店”,“哈利利”是建造该饭店的主人的名字。

这里原是法地玛王朝王室家族的墓地,14世纪下半叶,逊尼派出身的碉堡马木鲁克王朝大将哈利利出于对什叶派法地玛王朝的反感,摧毁了该王朝的墓地,并在这里建起了一座“汗”(饭店)。1511年苏丹固丽拆除了饭店建立了货栈,客栈等,历经数百年的演变和发展,现在已经是埃及乃至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工艺品市场,也成为开罗古老文化和伊斯兰色彩的一个象征,是埃及旅游的重要项目之一。

未进市场就看见高高的宣礼塔。

开罗有名的爱资哈尔清真寺和侯赛因清真寺就在汗.哈利利市场旁,给市场带来浓厚的伊斯兰氛围。

在市场靠近艾资哈尔清真寺的入口,有一排很有特色的咖啡馆。

其中一家费沙维咖啡馆,因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纳吉布.马赫福兹生前经常光顾使这条老街被许多埃及人引以骄傲,有开罗人说,“费沙维咖啡馆比金字塔更能代表开罗”。

市场狭窄的街道两旁挤满了小店铺,主要出售金银首饰、铜盘、石雕、皮货及其它埃及传统手工艺品,也有经营服饰、食品、土特产品的小店。

汗.哈利利市场素以店面古朴、货物齐全备受外国游客关注,在以阿拉伯人为主的人流中,混杂着为数不少的西、东方游客。

汗.哈利利市场除了市场功能外,作为埃及特有的旅游资源受到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

在恐怖活动频发的埃及,防止发生恐怖事件,保证外国游客的人身安全成了当地警方的一大任务。走在市场内,不时会碰见手持对讲机的旅游警察,与所到的其它景点不一样的是,这里的警察的素质和装备要强一些,配备了警棍和短枪,还有不少便衣警察混迹在游人中。

市场内的民居建筑古老而富有阿拉伯风格。仔细端详集市街道两旁破落的穆斯林寺庙和店铺,偶尔露出的华美细节,让你注意到那层层灰土后面的墙壁还有名贵的大理石花纹,高高的窗棂上还残存着精致的雕刻,让人不禁感慨古老开罗的繁华与没落、历史与沉浮。

市场里偶然见到的商铺门匾,也颇具阿拉伯色彩。

我来汗.哈利利市场恰逢周五的下午,这天是穆斯林教徒做礼拜的日子,是埃及的公休日。好多做完礼拜的阿拉伯人都在下午逛市场来了,市场街道上显得十分拥挤。

混杂在阿拉伯人群中,我走进了小街巷。这里的空气中夹杂着刺鼻的香精味道,只听见阿拉伯语和此起彼伏的吆喝、音乐声,一条小巷接着另一条小巷,在我看来,这些小街巷一模一样,往哪里都走得通,却越走越胡涂,像进入一座迷宫。不免产生一种恐惧感,走了几条小巷就再也不敢“深入”,只能从原路返回。

太和县赵鹏飞口腔诊所  电脑版  手机版  太和县城关镇万象中心1号2号商铺